热门标签:时尚辣妈育儿话题备孕怀孕早教成长情感婚姻妈妈厨房婚姻情感专家瑜伽裤
  • 早教机构培正逗点门店停课 近千万元预付费遭拖

    时间:2019-01-21 17:1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近期,有多位消费者致电劳动报消费投诉热线反映,从去年年底以来,已在沪开办十余年的早教连锁机构品牌培正逗点,其多家门店陆续因各种理由暂停营业。劳动报记者获悉,涉及消

      近期,有多位消费者致电劳动报消费投诉热线反映,从去年年底以来,已在沪开办十余年的早教连锁机构品牌“培正逗点”,其多家门店陆续因各种理由暂停营业。劳动报记者获悉,涉及消费者数百人,人均充值培训费一至两万元不等,这上百万元的预付费面临无法退回的风险。目前,公安以及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

      消费者易小姐,是“培正逗点”飞虹中心店的受害者之一。她向记者介绍,去年7月,她权衡再三,才选择了“培正逗点”这家机构,并一次性支付了一年的托班学费(每月2800元,总价约3.36万元)。

      “当时我宝宝还小,还不到20个月,所以约定了春节后入学,和机构那边也一直保持着联系。”易小姐说,上周六,机构突然贴出“由于内部自身原因,已经无法继续经营”的告示,并安排相关人员进行善后。

      “花了3万元,却连一节课都没上。”易小姐急忙联系机构协商退款,可机构给出的方案并不是退款,而是打算将其宝宝转至附近一家不太知名的机构,“我们不接受这个方案,丰盈国际送分入口后面工作人员的手机、总部电话就都打不通了。”易小姐加入了“飞虹中心”的维权群,群内已有受害者100余位。

      关店的不止飞虹中心一家门店。位于浦江镇的“培正逗点”华侨城中心同样大门紧闭,李小姐上中班的孩子,自2017年5月至今,已在此中心内学习了一年多。“2.5万元左右,既有逻辑课,也买了亲子课,一共买了225节,现在还剩下100多节。”李小姐回忆,上周五,授课老师还提醒她的孩子不要迟到,可次日凌晨该老师便在微信群中通知,中心因为经营不善,教师的工资已被拖欠许久,故而课时不得不暂停。

      李小姐和群里的家长也组建起维权群,根据该群内的初步统计,这家门店涉及的消费者多达300人,平均花费在1万至2万元,而像李小姐这样购买了2万元及以上课程的,也不在少数。

      此外,根据投诉人反映、记者实地走访并拨打电话核实,目前,“培正逗点”飞虹中心、华侨城中心、浦锦中心、南翔中心等至少4家门店已暂停营业,金桥中心租约也即将到期。而记者走访中,莲花南路店、长寿路店等仍在正常营业,但这些店真实状况如何?是否也会步其后尘,相继关停?现场工作人员大多拒绝了采访,并表示“不清楚其他门店的状况”。

      截至发稿,记者初步估算,本次因停课事件,波及影响约500余名消费者(而该数字目前仍在扩大中),按人均一至两万元的金额,保守估算,涉及退款金额接近千万。

      作为全国连锁的早教机构,“培正逗点”创办于2003年,是上海培正教育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儿童早期教育品牌,以早教中心的形式提供0-6岁学龄前儿童的心理与智能成长教育课题。

      根据“天眼查”查询获悉,上海培正教育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万元人民币,公司状态目前仍为存续。不过,这家公司是以咨询公司的名义从事早教业务,其营业执照上的业务范围为教育咨询,似乎并不具备教育培训的资质。

      昨日,记者拨打了培正逗点总公司的电话、门店经理的电话,以及多个分机号,但座机均显示“已暂停服务”,而一位负责善后的公司经理手机,则始终拒接。

      记者注意到,许多受害者大多一次性购买了上百节课程,如果按单节课时费算,“培正逗点”的单节课程费用其实不足百元。

      “低价是它的特点和优势,”李小姐透露,关门前几日,店方仍在游说学员家长续费。

      据悉,目前部分消费者已向教育部门、市场监管部门及公安部门反映了这一情况。在华侨城中心,属地公安部门设置了临时办公点,为消费者办理登记事项。

      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汪鸫律师建议消费者,根据《合同法》相关法律规定,鉴于该教育培训机构已终止课程,对消费者已构成违约,消费者有权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解除合同,并要求该机构退还已收取的费用,并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

      上海市消保委秘书长陶爱莲指出,家长在为孩子选择教育培训机构时,应注意核验机构资质,选择资质齐全并具备良好信誉的教育培训机构,并保留好相关协议与付款凭证、发票等,以便将来在有纠纷时维权。

    ---------------------------------